看妹子

半倾城 共130章

第一章 初遇忘忧

麟帮内。

托下巴的手神经质的抖了一下,笔从我的手中轻轻滑落,我垂眸看去,原先桌几摆着的纸张散乱了一地。

我不禁皱眉,这时怎么会有风?

再抬眼去看屋窗,原来是窗户已被打开,估计还是这寒风惹的祸。

无奈起身移至窗前,欲关上,却在看到外面飘着的雪花而停住,左眼渐渐迷离。

飞雪,它总能勾起我许多的回忆,比如┉┉

“非雪姐姐,你在想什么?”

突然的一道稚嫩声音打断了沉思,回头就看见忧手中拿着一叠的纸,正好奇的看着我。

我弯眼笑:“没事。”

只是突然想起我们第一次见面。

“是不是想起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天了?”

一愣,被忧有些得瑟的笑容而感到诧异,问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拢了拢骄傲的金发,忧的脸上全是理所当然:“因为我是你的转世。”

是的,那一天,你也是这么说的。

那日,是死一般的安静,能听见沙沙寒风声,冷得让人发颤。

我裹紧了身上的衣袍,离开冰凉的桌子,鬼使神差的走出门外,抬了抬左眸。

原来,竟开始下雪了

如同昏暗的天空开始掉色,大片雪花迎着风飞舞,风情万种地飘进窗户,轻轻洒在我的发上。

凝视窗外的纯白,我的眼睛不放过任何惊艳,因为此时,我看到了一道极其怪异的光。

是金色,大片的金色,就这么闯入我的视线,慢慢的铺满整片天。

这是什么?

意味深长的笑笑。

我走出门外,仰着头不禁感叹,何曾见过这般绝美的世界,是在我的梦中么。

“姐姐。”

眨了眨眼,是不是听到了什么?

“姐姐。”

眼睛眯起,我确定我听到了什么,低了低头,看到那个蜷缩在墙角的孩子。

确切的说,这是一个小女孩。

一头不长不短的直发刚好到肩,发尾有些微微卷起,发色居然是金色,很浅很亮。

穿的衣服也极奇怪,从来没有见过,手上戴着的小手套是粉红色的还缝着很可爱的布偶,耳朵上也分别套着两个圆蓬蓬的球,是取暖的吗?

天空的金色顺着白云流走洒下几缕,洒在两人身上,女孩顿时好似被一团柔光笼罩,连带着气息都是柔和,发色发出淡淡的光。

很美。

唇角勾起,我收起打量的目光。

在走进屋里的那一刻,身体突然被什么牵制住,皱眉。

我转过头看她,刚好迎上她抬头望着我的笑容。

“我,我叫向忘忧。”

忘忧,忘记一切忧伤。

不会记住一切不愉快的事,无悲无伤,只会快乐,只向往美好。

“姐姐,我终于找到你了,我来自两千多年后的未来,你是我两千多年的前世。哦,我知道你要惊讶了,请不要急,听我慢慢说。”

无视我没反应的模样,女孩自顾的开口。

“你听过一种叫雪害的病么?

人在得病的期间,不会有任何不正常的现象,但那只是在没发作的前提。

一旦发作,脑里一片空白,手和脚好像失去了知觉,因为这时,你慢慢的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寒冷在侵入你的身体。

这是一种无法解释的冷,轻可颤身颤口,重可颤心颤骨,冷到你以为自己就是这场雪。”她裹了裹紧外衣。

“真的好冷啊整个人都似在冰窖里,无论你裹得多严实,火炉有多炎热,你都无法感觉到一丝的暖和。”

我依旧愣愣的看着女孩,好像她已经身临其境,然而事实证明,她果然在身临其境。

碰!

几缕金发轻轻划过我的左眼,小小的身影歪歪倒在我脚边。

非雪很无语的看着房内一名大夫给那小孩诊治,扶扶额头不解自己在做什么,居然还是救了这个孩子,还把她带来了她的房里。

那名大夫看了许久,终于皱眉,收起药箱就朝非雪走来道:“姑娘,这孩子身上体冷得厉害,却不出冷汗,无中毒现象,也不似是平常人得的体寒,老夫实在不知是何缘由,┉┉但是好在她身上一切正常,倒是应该没有大碍,最迟第二日便会醒,让她服下这些药方即可。”淡淡的看着他往桌上放下一张药方离开,转身就走到床铺手伸向孩子的手,果然极冷。

再看她面容唇角都是泛白不禁皱眉,她这是怎么了?看着那孩子昏昏沉沉的睡着,嘴上还时不时喃喃什么,双手紧紧抓着被子。

非雪心一沉,是做了恶梦么?

夜晚,端了些饭菜进到房里,把托盘放置桌上,走到床铺坐下,手捂上孩子额头,仍是冷冰冰的触觉。

看着孩子静静的睡着,非雪脸色也很平静,人已救了自己就无需想太多,只是看她这么睡着还要让她起来么?看了眼桌上的饭菜,心想还是让她醒来再吃吧,刚起身手就被一只小手握住,转头就看见那个孩子醒了正虚弱的看着她。

非雪一愣,又是这样纯净的双眼从今天遇见她,自己莫名的排斥这种眼神,却,不是厌恶。

盯着这双眼睛好久,缓缓地开口:“放心,我不会丢下你。”

知道小孩子容易感到无助,有些无奈,却见那孩子露出了笑容,金光明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