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妹子

化石街诡案录 共336章

第一卷 天芒九劫第一章 箱子与宝石

城市名称:天海城。

气候:春夏秋三季温暖潮湿,冬季湿寒。

基本地理情况:沿海城市,东方是大海,西方是山脉。

产业:经济化城市。

发达程度:堪比首都的巨型大都市。

特色:八国联军入侵时留下的西方建筑群,以三大公馆为首,姬公馆、林公馆、欧阳公馆。

你相信,即便是在阳光下,也存在着罪恶吗?

隐藏在黑暗中的罪恶好歹还懂得羞耻,而那些暴露在阳光下的罪恶,才是真正的罪恶!

滇省边境,也就是中国的边境。

这里有界碑,自然也就有守护边防安全的武警。就像不少朝鲜人游过鸭绿江偷渡到中国一样,这里也有不少缅甸人冒着被击毙的风险越过界碑,进入滇省。

时值盛夏,滇省的边陲依旧存在着一些还没有被文明开化的原始森林。这里常年弥漫着瘴气,生活着数不胜数的毒虫野兽。

这里没有人,即便是有人,也绝对活不过三天。

可就在这片绝对不会有人的森林里,却行走着一个人,一个瘦弱的人。

在这里能看到活人绝对比看到外星人还要令人觉得稀奇,可他偏偏就是一个大活人。更令人稀奇的是,他提着一口大箱子,一口足能躺下一个人的大箱子。

他自然不会是旅行者,但凡是没有发疯的人,是绝对不会到这种地方来旅行的。

那他究竟是谁?他从什么地方而来?又要到什么地方去呢?没有人知道,连他自己都不知道。

他只知道他已经在这片要命的林子里整整转悠了两天,而且他还知道,如果再走不出去的话,他就要死在林子里了。

他带着的箱子很重,那么大的一口箱子即便就是什么都不装,光自身的重量也够人受得了。瘦弱的男人体力已经到了极限,他似乎连自己的一只脚都已经快要拖不动,可他却丝毫没有想要丢下那口大箱子的意思。

那口箱子似乎就是他的命,不,或许比命还要重要吧。

终于,他摔倒在了地上,浓浓的瘴气呛得他猛烈地咳嗽了起来。他吃力地用两条瘦弱的臂膀撑起了身子,但是很快便又倒了下去。地上的湿泥有些进入到了他的嘴里,那是一种带着浓浓植物腐败臭气的泥土。养分充足,可的确让人想吐。

男人吐不出来,他的胃里已经没有任何东西能让他吐了。

他叹了口气,不再挣扎。只有绝望的人才会放弃求生,也只有放弃了求生的人才会不再挣扎。

“我已经受够了……”男人的嗓子里发出了一阵嘶哑的叫喊声,嘶哑到只有他自己才能听明白。

他趴在地上,极为缓慢的呼吸着,静静地等待着死亡的降临。突然,他又猛地抬起了头,原本已经毫无生气的眼中霎时间又神采奕奕。

几棵大树的树影后面,有一点亮光,就像是漆黑的夜空里的一颗孤星。

有亮光就说明有人,有人就说明还有救!

谁都不想死,一根稻草对一个溺水者来说就是整个世界!

男人已经站不起来了,他只能一点一点的朝前爬。他爬的很慢,因为他的脚还勾着那口大箱子。

那口箱子真的很重要,比他的命还重要。

他不知道自己爬了多久,只知道自己到了那座小旅店的时候,眼前能看到的只剩下了一片黑暗和一堆亮晶晶的星星。

滇省边境,荒野小店。

点点孤灯,被盛夏的瘴气蒙上了一层雾。房间里如同桑拿蒸房一般,带着一股浓浓的潮气。

一个镶着金牙的中年人用手在男人的脸颊上抽了几下,见他悠悠转醒,这才松了一口气,咧嘴一笑,嘴里的大金牙在灯光的映射下闪闪发光。

“你平时就是这么叫醒昏迷过去的人吗?”男子捂着被抽疼的脸说。

“已经很客气了。”大金牙叼上一根香烟,美美的抽了一口。

“我的箱子呢?”男人问。

“在楼下,那玩意儿太重,我可不把它搬上来。”

男人猛地坐了起来,紧张地说:“你、你这里还安全吗?我的箱子不会丢吧?”

大金牙盯着他看了几秒钟,笑着说:“说不准,你那箱子里究竟放着什么啊?金条?”

男人喃喃说:“金条哪有它值钱……”

大金牙眼睛瞬间亮了,把烟扔到地上踩灭,坐到了男人身边,说:“你和我说说,你那箱子里究竟是什么?能不能让我看看?”

男人脸色一变:“不行!”

大金牙的脸也变了,骂道:“他妈的,老子好歹救了你的命!”

男人愁眉苦脸,伸手在破衣烂衫里摸了几下,拿出一颗红彤彤的石头塞在了大金牙的手里。

“这个给你,谢谢你救了我。”

大金牙拿着石头对着灯仔细一看,一张脸瞬间变得惨白。

“我的天,这、这可是古梵天国宗教的红宝石啊……”

“算你识货……”男人苦笑笑。

“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?你究竟是谁?”

“你想不想要?”

大金牙不说话了,他当然想要,这块石头足够他吃三辈的,可是他还是很知趣的把宝石放在了桌上。这个地方原本就不该有这么一座旅店,在这里搭建旅店的人一定不是一般人。大金牙的确不是个一般人,所以他见过的人大多也不是一般人。所以他知道,能随随便便把一颗红宝石送人的人也绝对不是一般人。

“你不想要?”男人皱皱眉头。

“想要,可我还想要我的命。”大金牙往潮湿阴冷的空气里喷了一口浓浓的烟,嘴里打着哈哈。

“一颗宝石只能让你发财,不会要了你的命。”男人叹了口气。

“得了,为了几千块钱而大打出手,最终导致丧命的人我可是见的多了,更何况你给我的是一块古国的宝石。”

大金牙看着男人,眉梢间似乎有些暗示。男人瘪瘪嘴,伸手又在破衣服里摸了一阵,等他抽出手摊开手掌的时候,一颗更大的红宝石出现在了他的手心里。

那是一颗硕大无比的宝石,足有半个拳头那么大。

大金牙的眼珠子几乎就要飞出来了,喉结不规律的上下耸动着,冷汗也从他苍白的脑门上慢慢流了下来。

“你、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大金牙退后了一步。

“想要吗?”男人冷冷的盯着他。

大金牙不再说话,愣愣的盯着桌上的那两颗闪闪发光的红宝石。他使劲晃了晃脑袋,咽了口唾沫,确定自己并不是在做梦。

男人笑了起来,他知道宝石已经起到了它该起的作用。

“想要就别多问,把箱子给我搬上来。”男人不在废话,因为金钱已经不用他再说太多的话了。

大凡是聪明人都不会在这种连鬼都见不着的地方开店,能在这里开店的只有两种人,一种是绝对白痴的人,一种是绝顶聪明的人。绝对白痴和绝顶聪明其实就隔着一层薄薄的纸,但只要这层纸没破,那么他们就还是天差地别的两类人。好在大金牙不是绝对白痴的人,他是个绝顶聪明的家伙。

大金牙沉吟片刻,慢慢拿起了桌上的那颗小宝石,把大宝石推到了男人面前。

男人瞟了一眼,不屑地说:“你以为我会反悔?”

大金牙笑了笑,说:“我不认为你是个会反悔的人,不过我在这里时间太久了,这方面的事也见的太多了,所以我知道什么时候必须要放弃些什么。啊,不要误会,我说的也不是放弃,我知道我需要用什么东西来换回我的命。”

男人愣怔的看着他,随即有些无奈的苦笑笑:“你想得太多了……不过由此看得出,你的确是一个聪明人,一个很会办事的人。”

绝顶聪明的人往往都不会太贪心,他们只会拿属于自己的那一份。还有就是绝顶聪明的人从来不会多问,更不会多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