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妹子

荒蛟证道 共48章

第001章 灵起

上古年间,神界不存,九天之下,仙魔人三界祥和。

三界之外,向西为佛界。龙属仙界,蛟属人界,而蛟龙,是传说中九天上的神。龙王二子敬康与蛟族愔姬相恋,龙王大怒,禁足敬康。仙帝知晓后,斥责龙王,惩罚了蛟王和愔姬。愔姬有孕,蛟族大巫出面同蛟王秘保这一胎。仙帝仍知晓,仙界大祭司算出这一胎不能留,龙王为邀功,命敬康除去愔姬,一尸两命。愔姬被伤,蛟王与龙族对峙,仙帝杀掉敬康,以屠杀蛟族威胁蛟王。

人帝不敢出面,蛟王舍了全族之命保住一胎,死前对仙帝留了话。“想你仙帝大费周章至此,无非是担心愔姬腹中胎儿,待这孩儿出世,威胁了你三界至尊之位。”“愔姬乃蛟族千年一遇的炎血,而今这一胎所孕,是蛟龙无疑。”“你无非怕蛟龙出世,我蛟族活在水中,他龙族长居仙界,可蛟龙,却是生就该遨游九天之上的!”“九天,可是在你仙族以上,神族之地,神族一旦复兴,你仙界就等着更名换代吧!”

蛟族大巫有一女弟子,名为巫蛟三婆,身怀巫神之血,借全族之力带愔姬去往三界之外的极阴之地,以自己神血为代价,和鬼巫一族签订契约,让其一族守护蛟龙。一千年后,小蛟龙破山而出,三界动荡,鬼巫一族被仙帝所灭,蛟龙本无恶念,只想复族,仙帝三番两次追杀蛟龙,龙族更是为虎作伥,蛟龙知当年事,狠狠洗了一次三界的牌,更想逆天复活族人,佛界出一尊者,传道蛟龙,蛟龙向佛,仙帝使诈杀之,蛟龙神元被鬼巫族旁系保存,尊者带蛟龙血,自入轮回。

……

清九从小就常做噩梦,那时候还没去大衍山,是在东北大山里一个农家出生的。噩梦很多,也基本不重复。梦到过被自己的娘亲丢弃,可丢掉自己的那个是个古装美人,只看得到背影,像是墙上贴的那种老画。而自己的亲娘,却每日素面朝天,下地干活,虽不修边幅,却很疼爱杜岩。清九是上了大衍山后改的名字,以前在家,是爹给取的名字,叫杜岩。有时候也梦到过被天上飞的龙追赶着,那龙样子极为凶狠,法力高强,怒嚎着让天地变色。杜岩在前面慌不择路地跑,眼看着就要被龙追上,突然惊醒过来。醒来后满头大汗地想着刚才的梦,有了疑问:传说里的龙不都是好的么,为何刚才梦里的龙那般凶恶。爹妈听到哭声,开了灯问杜岩怎么回事。杜岩也不回答,反问他妈:“您不是给我讲过龙的传说么,那龙都是善良的么?”杜岩妈不知自己这儿子抽的什么疯,回答不上来。

倒是杜岩爹,此刻点了根烟,吸了一口后对杜岩讲:“人的善恶呢,有时候就在自己的一念里,而别人的善恶,以后要用眼睛去看,要用心去感知,不能光听别人说的!”杜岩实在太小,理解不了这句话,只知道自己的爹对自己严厉,便乖巧地点了点头。这些梦就出现过一次,有个人在清九梦里不止一次出现过。那是个白胡子老头,总穿着极为华贵威严的衣服,看派头,像是个九五至尊一般的身份。这个皇帝老头在杜岩梦里可不是什么好人,总做着笑里藏刀的事。

到底还是孩子太小,大人只当他是一般的噩梦,亲戚里有些老人觉得有邪祟,想了不少土办法,却不管用,等杜岩再稍微大一些,噩梦做的少了,手又开始疼了。最后一回做噩梦,梦到自己赢了那臭老头。在梦里,那个老头笑呵呵哄骗杜岩,把他耍的团团转,又忽然露出了凶狠的本来面目,去杀害杜岩。眼看杜岩就要命丧毒手,自己手上迸发出耀眼的灵光,一拳打过去,自己就打跑了恶老头。赢了之后就醒了,醒了手就开始总疼。大风天疼,下雨下雪天疼,反正只要不是艳阳高照就容易疼,疼得没到那种要命的地步,只是刺痛,发麻,对一个小孩子也够受的。杜岩这时候也有些大了,爹妈不再认为是他胡闹,担心儿子,去了很多医院,也找赤脚大夫看过,都没有什么用。好在杜岩习惯了有点小病小痛,反正不耽误自己玩就行。

终于有了一个契机,杜岩的命运开始转变。杜岩与同村小孩子在院子外玩,本家二叔急匆匆地走过来,杜岩嘴甜喊了声“二叔”。那二叔不知是不是没听见,没理他,直接奔到杜岩家去,几句话的空闲,就带着杜岩爹妈出来往外走。杜岩爹妈不放心,把儿子也抱起来带着。

三个大人带着孩子去了村里深处,本家的长辈,杜岩要叫三爷爷的家里。屋里已经聚了一些人,三奶奶在炕上睡得安详,杜岩总觉哪里不对。三爷爷和众人讲,吃完午饭的时候,老太婆在炕上想眯一会,躺那睡觉。毕竟过了一辈子,三爷爷很快发现老伴有些反常,怎么叫都叫不醒。

心里着急,儿子又不在家,便叫了些后生来看。叫来的人不少,却都没个愁绪,有人说病了,应该去看大夫。还有的说会不会魇着了,或者鬼压床,只是老被人说过那种情况人会很痛苦,和三奶奶这神情安详也不对付。

三爷爷年轻时候信鬼佛,现在活了一辈子,家里该有的神像佛龛都有,而且这会儿家里的香炉里还烧着香。一个婶婶带着顾虑地问了句:“要不叫黑婆来看看?”这句话说完,婶婶自己都有点后悔,整个屋子里的人都沉默了不说话,看向三爷爷,三爷爷想了想,咳嗽一声,点点头,说:“也好,试一下吧!”

说完便让杜岩的那个二叔去找黑婆来,二叔心里直突突,肯定不情愿。

三爷爷继续叮嘱二叔:“到那里好好请人家。”

这时候杜岩被大人忘在后面,看三奶奶的头顶上冒了紫光。心里好奇,钻进人群,看到三奶奶躺在炕上,脸上好像有点灰,就伸手给擦了擦。杜岩爹看到了,本来心里就急的有火,看到杜岩这时候来添乱,骂了句“小兔崽子,你干嘛?”说着还踢了一脚。杜岩哇地就哭了起来,杜岩妈赶紧过来把儿子拉到旁边。众人劝了劝杜岩爹,三爷爷也没空生气,大家的话突然被一声咳嗽打断,扭头一看,三奶奶突然睁眼坐了起来,看这一群人,有点发懵。“不用去找黑婆了吧?”二叔最先反应过来,松了口气,看着三爷爷问了一句。三爷爷点点头,但略有心事地遣了大伙回去,单留了杜岩爹留下,包括杜岩妈娘俩也得回家。二叔跑得最快,等众人走光,三爷爷看着杜岩爹问:“小岩怎么回事?杜岩爹摇头说不清楚,会不会是小孩子人气重,吓跑了邪祟?”说完觉得不妥,看着旁边的三奶奶,发现老人家没在意。三爷爷问自己老伴:“刚才你是不是有话没说?”老伴儿郑重地点点头,说自己刚才在梦里做着另外一个梦,想醒过来,可是就是醒不过来。三爷爷点点头,对着杜岩爹说:“你三婶儿今天应该是魇着了,现在已经没事,倒是小岩,你有空带他去黑婆那里去看看吧。”提到黑婆,杜岩爹也是心里不安,但想了想,也只能无奈地点头,说:“只能这样了。”